马鞍山市民政局.政务  
您的位置 : 媒体聚焦
童享蓝天:能否打通未成年人保护“最后一公里”?
[日期:2017/4/27]
来源:
责任编辑:

 作为全国基层儿童福利服务体系建设的5个试点省份之一,安徽选择长丰、利辛、石台三县,从2015年10月启动。

    目前,安徽以“福满江淮,童享蓝天”(以下简称“童享蓝天”)项目之名在试点县实施一年多了。近日,记者随第三方评估组来到长丰县造甲乡凤楼社区和石台县横渡乡,通过与项目组交流,随访帮扶儿童、家长和社区人员发现,“童享蓝天”实施以来,虽然为困境儿童和陷入监护困境的未成年人解决了部分问题,但要打通儿童福利和未成年人保护“最后一公里”,真正成为放心工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保护’和‘关爱’并重,政府与社会组织介入的新探索

    在长丰,根据项目方案,初始阶段,该项目利用儿童信息采集表对造甲乡13个村(社区)儿童进行严格筛选,经过一个多月的走访,共对245名儿童信息进行采集建档,确定84名服务对象,由乡村(居)儿童福利专干进行家庭访视,项目组专业社工通过访视记录对有需求的对象进行重点介入。    

    13岁的高思涵父母离弃,父亲外出打工,常年随姑姑生活。此前,与父关系紧张,缺乏良好的亲子关系,学习成绩差,属于典型的困境儿童。专业社工介入后,姑姑全家高兴之余,也担心高思涵内向害羞,所提供的服务能否消除心里障碍,解决因监护问题触发的心里问题?

    淮南旭日社会工作综合服务中心杨超锋、王成虎主动跟进,初次接触高思涵时低头不语,对陌生人有很高的警觉。项目组有意识地邀请她的姑姑和表姐共同参与,高思涵逐渐和大伙有说有笑,消除了隔阂,气氛顿时活跃起来。“短短的个把钟头的随访,我们和高思涵俨然成了‘好朋友’。    

    通过一年多的访视、个案团体辅导、社区活动、笔友计划等服务介入,高思涵的成绩大幅提高,也培养了她乐观向上的心态、以及正确的认知,学会了怎么与长辈、同学相处......,真正成为阳光聪明可爱的孩子”。杨超锋言谈举止中透着几分激动。

    尽管项目实施成效显著,但高思涵姑姑的担心不无道理。目前,安徽有困境儿童20多万人,试点县不足全省的万分之一。对于正在实施的“童享蓝天”项目,均为省级或市配套资金,三年试点结束能否全面推开?就是能推开市县可否有配套资金?这些都是一个个问号。

    为让这一德政项目惠民利民,安徽省民政厅采取了很多措施:制定了较高的招标标准,对中标机构设置了严苛的门槛,要求中标单位对陷入监护困境的未成年人进行随访,建立档案,提出帮扶意见;开展精神抚慰、心理疏导、亲情陪伴和再社会化训练等专业服务,开展自护能力教育,提升自护能力;与服务对象家庭建立常态化联系,每半年对其家庭监护、监护人悔过、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状况及未成年人意愿等进行家庭监护评估,并对监护人开展监护指导、亲职教育等,对失学辍学对象开展心理辅导和兴趣教育,直至重返校园。同时,对监护人采取“一对一”拜访等方式,帮助其明确自身教育职责,转变教养观念,为服务对象返校创造条件。如果觉得中标单位不合格,主管单位有权在“节点”处与中标者解除合约。

    尽管在机制上设置了一些措施,但对陷入监护困境的未成年人关爱帮扶,打通未成年人保护“最后一公里”我们始终不敢懈怠。“困境未成年人保护关爱,哪怕出一点问题,整个‘童享蓝天’项目就会受到影响。”安徽省民政厅社会事务处韩成武说。

    ‘专业社工’与‘本土社工’并重,让项目成为带不走的服务 “对于困境未成年来说,关爱保护由社工介入暂时性解决了,但未能从体制机制上得到革命性改变。真正落实源头保护、预防保护、主动保护和全面保护,必须下力气培养专业社工和指导本土社工,让项目成为落地生根的永久性服务”长丰县民政局副局长高乾武说。

    长丰县农村留守儿童3211人,这么庞大的群体,仅靠几支专业社工队伍无法满足未成年人服务需求,睿智的长丰县民政局和项目组共同意识到,培训本土社工人才是当务之急。

    记者在造甲乡政府食堂,见到从十公里外的凤群社区风尘仆仆赶来的李娟,她是安徽师范大学社会学系硕士应届毕业生,也是中级社工师。当下正帮助造甲乡村(居)两委进行社工知识培训。“每周利用一天时间,对两委成员培训,五十多人满满一堂,大伙都很认真,我既当老师也当学生,感觉非常好。下一步,打算把培训制度和方案上墙......”。李娟侃侃而谈。“李娟是我们请来的志愿者,也是‘童享蓝天’项目的督导”。高乾武介绍。

    目前,长丰县乡镇儿童督导员和村(居)儿童保护专干已全覆盖,县财政投资160万元,在4个乡镇80个社区新建农村留守儿童之家;再投入100万元创立社会组织孵化园,并划拨54万元购买专业社工在4个乡镇指导村居社会组织规范运营;依靠项目人才资源,对本地72名儿童专干进行社工专业知识培训,鼓励引导65名村居干部参加全国社工师考试,其中13人获得合格证。长丰还充分利用项目的示范作用,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购买专业社工在庄墓、左店、杜集试点,同时,为保证项目服务的效果和延续性,项目组专业社工指导社区儿童专干和社会组织开展服务留守关爱保护,集中培训提升社区儿童专干和社区工作者能力水平。

    来到丰乐社区,接待记者的汪海燕是儿童保护专干,她说,她们社区有留守儿童23人,困境儿童7人,均已实行网格化管理,我的工作就是做好源头预防,早发现、早干预、早汇报。对困境儿童做好随访记录和4:30课堂学习监督,引导鼓励孩子们正确处理家庭、学习、生活等关系,树立信心,自强不息。我也是在项目组辅导培训后第二批考取社工师合格证的。

    ‘社区’和‘家庭’并重,让服务从社区走进家庭

    4月12日,记者来到皖南山区的石台县,这个以旅游和茶叶为主要经济来源,全县只有10万人口,全县18岁以下儿童有12000人,其中三分之一为留守儿童。在石台县困境儿童拓展训练“秋浦渔村别样夏令营活动”项目中,性格内向、胆怯的小微在丛林探险中终于勇敢地爬上高空独木桥;在随后的“醉山野捎去快乐的风”活动中,两个小时的山路小微坚持走下来,还和同伴学会包饺子。每一件事都是她成长的经历,都带给她带来无限的快乐,和一年前相比真是判若两人。负责该项目的安庆若邻社会工作事务所杨晓宇告诉记者,“在横渡乡确定为项目试点之一后,摸排到该乡现有困境儿童28名,这些陷入困境的孩子就是我的服务对象,小微是其中之一,经过一年多的工作,最令我欣慰的是小微的成长变化,印证了我们的工作影响孩子的成长,促进孩子进步最快的手段就是个案辅导,家庭和社区做好配合协调。”

    在采访中乡镇村(居)负责人,专业社工和孩子家庭都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们表示,社工运用社会支持方法,以支持者的角色,整合乡镇、社区、志愿者等资源,通过小组的开展,为困境家庭重新搭建交流平台;整合政府、学校和社会多方面资源,为困境儿童及家庭提供法律咨询、生活指导等服务,提高困境儿童的保护措施;运用个案辅导的方法,对困境儿童定期提供随访,建立信任关系,使孩子们释放情绪,接纳友谊,学会感恩。关键还是社工的服务手法引起当地社会对困境儿童的重视,这在当地尚属全新的事物,随着服务的推进,不断有人关注项目,关液压儿童。

    一些业内人事也表示,儿童福利和未成年人保护社区和家庭是中坚力量,让社区服务从社区走进家庭,必须在政府的指导下,社区、社会工作者、社会组织共同发力,才能将未成年人关爱保护服务工作向纵深推进。如果仅以项目牵动,连动效应是有限的,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儿童福利和未成年人保护“最后一公里”问题。从长远看,如何让社会工作者的服务从社区走进家庭尤为显得重要和紧迫。    

    目前,在新制定的《《安徽省儿童保护专干工作规范》中,要求村(居)委会负责设立、管理、考核儿童保护专干,提供儿童福利服务、开展儿童权益保护.儿童保护专干在任职后3个月内,应走访所有儿童及其家庭,全面排查了解每一位儿童基本信息。根据不同儿童类型的特点定期开展家访,对出现异常情况的儿童及其家庭予以重点关注。对儿童遭受脱离监护单独居住生活或失踪、监护人丧失监护能力或不履行监护责任等情况的,儿童保护专干要落实强制报告责任,协助乡镇政府(街道办)和有关部门开展干预帮扶。

    这些需要一个渐进的个程,试点要一步一步推进,问题要一个一个解决。“在长丰县试点中期评估汇报会上,安徽省民政厅社会事务处负责人说,希望能够”争取社会各界和广大群众的支持理解和参与,积极帮扶困难儿童和陷入监护困境的未成年人,让他们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