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市民政局.政务  
您的位置 : 廉政
民政办咋成了私人领地
[日期:2017/6/5]
来源:
责任编辑:

民政办咋成了私人领地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全家住敬老院,对职工自己领救济、公款吃喝问题放任不管,对五保户生活费、慈善捐款、临时救济款雁过拔毛,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南闸镇民政办原助理董绕琪、原报账员沈怀宝严重违纪——

  20164月,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开展民政资金专项整治,抽查中发现南闸镇民政办的账目非常混乱,区纪委立即组织调查,时任该镇民政办助理董绕琪、报账员沈怀宝销毁证据对抗组织调查,私分五保经费、慈善捐款等民政资金的问题事实浮出水面,二人均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目前该案进入法院审理阶段。

  欲盖弥彰,毁账退款露马脚

  专项整治开展时,南闸镇民政办接到递交账目的通知,董绕琪和沈怀宝商议,认为区里面查的可能是公款吃喝问题,于是一起撕毁了账册中9590元含有酒水的菜单附件,想要规避组织调查。拿到该办账目后,区纪委发现账目中存在收支不等、白条入账、部分原始凭证附件缺失等问题,沈怀宝被要求前来核对账目,后因问题严重接受组织调查。此时的董绕琪坐不住了,担心自己和沈怀宝私分慈善捐款的问题暴露,到沈怀宝家中找其家属,提出交还被他们占有的捐款,遭到拒绝。被拒绝后,董绕琪就凑了5.4万元交还给区慈善总会,并要求把交款日期提前一个月,意图蒙混过关。然而,聪明反被聪明误,真相最终水落石出。

  全家住进敬老院,吃喝全报销

  从2005年起任民政办助理的董绕琪,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十年有余,对业务是个“甩手掌柜”,日常工作交由沈怀宝负责,自己大多只负责签字,有次拿到一份文件之后,看也没看竟然签上“同意列支”的字样。作为一把手的董绕琪,仗着自己是老资格,认为自己工作30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完全不把纪律放在眼里,热衷于吃喝,沉迷于赌博,民政办下辖的敬老院俨然成其私人领地,全家住在敬老院里,一应开销全部在内。

  在其治下的民政办、敬老院管理混乱,毫无规矩可言。沈怀宝忙着自己的生意,敬老院工作人员自己领救济、公款吃喝、公车私用,个人招待也能签单报销,吃一顿就是上千元。相比之下,敬老院里的五保老人每人每月伙食费却仅有150元。组织调查后期,董绕琪这样说道,“拿单位的钱好像拿家里的钱一样”。

  贪欲膨胀,黑手伸向解困钱

  20121月,二人合计冒领五保户生活费,由沈怀宝将一名已去世未上报的五保户列入发放名册,董绕琪签批,1350元就悄无声息地到了他们口袋。董绕琪认为,他们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谁能知道呢?第一次得手以后,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至20161月,共虚列23人入册,骗取、私分五保户生活费9.26万元,其中董绕琪分得5.12万元,沈怀宝分得4.14万元。

  凡是经手的款项,他们都要雁过拔毛,用于扶危济困的慈善捐款、临时救济款也不例外。该镇2014年度、2015年度共收到慈善捐款14.14万元,他们将部分上交到区慈善总会,余款6.84万元一直放在手里,既不上交也不入账,后被二人私分。其中,董绕琪分得3.45万元,沈怀宝分得3.39万元。

  临时救济款是为灾民、困难户、低保户、残疾人等弱势群体解燃眉之急而设,救济款有上级民政部门直接下拨与基层民政办自主发放两个渠道。2014年春节前,董绕琪从区民政局领取了临时救济款9600元,在下发过程中,发现如现金不入账无人知晓,若救济对象领钱可让对方打白条收据,然后自己审批签字,再从民政账户上报账,那么民政局发放的这笔钱就可以由他们自由支配了。前后三年,二人如法炮制共私分救济款2.2万元。

  直到被组织调查后,董绕琪才回想起当初考上农校时父亲的一路嘱托,直言后悔:“给钱迷住了双眼,我真的好后悔,肠子都悔青了。”而沈怀宝更是道出了根源所在,“大脑里面有个‘贪’字在作怪,造成我今天走到这个地步”。

  ◎执纪者说

  作为基层民政工作者,董绕琪和沈怀宝本应做群众身边扶危济困、济弱救残的贴心人,却置群众利益于不顾,想方设法谋取私利,导致本应专款专用的民生资金被虚报冒领、截留侵占,让民心工程的落实在最后一公里打了折扣,影响极坏,教训深刻。综合分析,此案的发生有以下几点原因:

 

  信息不对称,条线监管形同虚设。民政资金多为垂直管理,上级部门对下级的资金审核、发放、领取等监管缺乏实质性的举措,少了实地核实、现场验收,难以掌握基层真实情况,给他们钻空子提供了机会。如帮扶救困物资的发放,2012年上级民政部门配备了31台电视机,董绕琪擅自截留11台,分给自己和敬老院员工,对此上级部门却并不知情。

  外行管内行,同级监管盲点多。民政资金申请、领取、使用等流程专业性较强,而负责同级监管的分管领导多为“外行”,日常更多的是口头督促、浏览签字,对业务流程、财务账目中实际情况掌握很少,业务程序上的盲点被加以利用,进行造假欺骗。民政办财务状况表面收支正常,而隐藏的下拨资金不入账、白条支取等问题,作为分管领导却无法察觉。

  权力过于集中,主观随意性大。乡镇民政办作为民政系统的终端,掌握资金多,调配权力大,但人员配备少,基本由助理一个人说了算,行使权力的主观性和随意性比较大。临时救济申请不限次数,金额没有标准,由民政办视情况而定。董绕琪利用这个权力做人情,随意为熟人朋友办理临时救济,真正需要帮助的群众却要跑好多腿才能办理成功,有的甚至都拿不到钱。他给某信用社的职工发放救济金总计8000元,以此让对方帮助他连续几年提取一位已死亡退伍军人的抚恤金4.5万元,并与沈怀宝一起私分。